<p id="nzj3p"><menuitem id="nzj3p"></menuitem></p>

<p id="nzj3p"></p><p id="nzj3p"></p>

<p id="nzj3p"></p>

<output id="nzj3p"><delect id="nzj3p"></delect></output>

<output id="nzj3p"></output>

<p id="nzj3p"></p>

<p id="nzj3p"></p>

<p id="nzj3p"><delect id="nzj3p"></delect></p>

<p id="nzj3p"></p>

<p id="nzj3p"></p>

<p id="nzj3p"></p><output id="nzj3p"></output>

<pre id="nzj3p"><delect id="nzj3p"><listing id="nzj3p"></listing></delect></pre>

<output id="nzj3p"><p id="nzj3p"><delect id="nzj3p"></delect></p></output>

<p id="nzj3p"><output id="nzj3p"><listing id="nzj3p"></listing></output></p>

<output id="nzj3p"></output>
<p id="nzj3p"><delect id="nzj3p"></delect></p>

您好,歡迎來到鶴壁卓越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欄目導航
行業新聞
新聞動態
文化理念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
0392-6612785
聯系人:田經理
手機: 13849239965
傳真: 0392-6696118
郵箱: hbzydzkj@126.com
地址: 河南省鶴壁市淇濱區衛河路東段
四大電企“上書”發改委求解燃煤之困 “煤電聯營”或改善煤電矛盾
作者:卓越科技 發布日期:2020-10-16 07:50:46
    受困于高煤價和嚴重告急的庫存,四大發電央企近日聯名“上書”向國家發改委求助。
   1月26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業內人士處獲悉,四大電力央企——國家電力投資集團(下稱“國電投”)、中國華能集團(下稱“華能”)、中國大唐集團(下稱“大唐”)和中國華電集團(下稱“華電”)于1月22日聯合印發《關于當前電煤保供形勢嚴峻的緊急報告》(下稱《報告》),提請國家發改委出手調控煤炭供應及鐵路運力支持。
  《報告》稱,進入冬季以來,由于供暖耗煤增加、歲末煤炭產量下滑、春運鐵路運力緊張等因素影響,目前煤炭供給嚴重不足、燃煤電廠面臨全國性大范圍保供風險。
 
   煤電“頂牛”并非初次出現。事實上,“市場煤”與“計劃電”之間的矛盾在國內已存在多年。
   2015年大宗商品寒冬,煤炭價格暴跌,煤炭行業大面積虧損。這一年,電力企業賺得盆滿缽滿,五大發電央企的利潤總額突破千億;但風水輪流轉,2016年下半年至至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煤炭行業深入推進,受下游需求超預期、進口煤補充滯后等多重因素影響,國內煤炭價格開始“煤超瘋”上漲。受此影響,煤電兩大行業間的天平再次傾斜,火力發電行業又陷入了市場寒冬。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認為,造成歲末電煤供應趨緊的原因有市場、天氣等多方面因素疊加,但歸根結底,是市場煤與計劃電之間矛盾。緩解當前發電企業困境的辦法,還是要從煤電聯動機制和長協執行兩大方面入手。
  煤電聯動是國家為解決“市場煤”與“計劃電”矛盾于2004年推出的調節機制。2015年12月31日,發改委印發《關于完善煤電價格聯動機制有關事項的通知》。完善后的煤電價格聯動機制自去年1月1日開始實施。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初,根據聯動機制測算應調整水平不足0.2分/每千瓦時,當年不作調整計入下一周期,故上一輪聯動機制擱淺,發電企業期望中的“漲電價”落空。為緩解電企壓力,發改委自2017年初組織煤炭、電企和鋼企等簽訂長協合同,還在2017年中為電企發放政策“紅包”。
  2017年6月,發改委印發《關于取消、降低部分政府性基金及附加合理調整電價結構的通知》,提出“自2017年7月1日起取消工業企業結構專項資金、將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和大中型水庫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各降低25%,騰出的空間部分用于提高燃煤電廠標桿上網電價”,各地隨后也分別出臺落地文件,上網電價平均上漲了約1分-2分/千瓦時。但一位大型發電企業內部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與一路上漲至740元/噸的煤價相比,這1分錢的電價上調顯得杯水車薪。
   發改委能源研究所一位不愿署名的能源專家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去年11月,發改委牽頭組織煤炭企業與下游電力等用電企業簽訂了一批長協,并且出臺了配套的獎懲措施,“這一批長協占各集團年采購量的75%以上,年履約率不得低于90%。如果達不到要求,會被約談通報,甚至有核減計劃電量等懲罰措施。”
   但該專家指出,上調上網電價,雖然能緩解發電企業壓力,但會給工業企業等實體經濟增加成本負擔,“所以2018年煤電聯動機制能否啟動,還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即便啟動,也很難出現2-3分/千瓦時的大幅上調。”
   華創證券電力和新能源分析師王秀強在采訪中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強調:“國務院已經明確要為實體經濟減負降電價。在這樣的政策背景下,發電企業想重啟煤電聯動機制上調電價是很難的。而且,煤電聯動機制也并不是解決煤電頂牛的根本辦法。核心問題還是在電價機制上,現在國家大力推行的電力市場化交易,本身就是一種優勝劣汰,也是煤電去產能的的方法。”

鶴壁卓越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河南省鶴壁市淇濱區衛河路東段

技術支持:天域網絡??豫ICP備18000462號

日本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